用无人机升国旗 他们在边远地方踏冰卧雪只为看护你的冷暖

用无人机升国旗 他们在边远地方踏冰卧雪只为看护你的冷暖
新春走底层丨用无人机升国旗 他们在边远当地踏冰卧雪只为看护你的冷暖  在祖国的西部边境,有一支观云测雨的特别部队——西部战区的气候水文队,他们常年转战雪域高原的无人区,为当地军民供给实时的气候信息。今日的“新春走底层”,记者把视野转向这些正在严峻缺氧环境中顶风冒雪作业的特别武士,跟从他们爬雪山、过冰河,在极寒的无人区体会边防武士的贡献与忠实。  5个小时的飞翔加7个小时的轿车,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成员总算在晚上11点赶到当天的落脚点——新疆塔什库尔干县。这儿跟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,气温零下18度。  上图中正在分配使命的是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的政委,也是这次小分队的领队朱毓姝。  日夜兼程地赶路便是为了在暴风雪降临前装置雪深探测仪。冬天的帕米尔高原尽管壮美,但气压和含氧量都是全年最低,风雪更是粗茶淡饭,而这关于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来说,正是收集积雪数据的最佳时机。  车队跋涉了大约1个小时,路开端变得含糊,车窗外的色彩也逐步被白雪铺满,还来不及细心审察眼前的帕米尔高原,开在中心的2号车就趴窝了。  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副队长 蒋印祺:你们倒(车)的时分留意啊,就拿把锹拿把镐就对了,陷得有点深。  人多力量大,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期望。但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,第一次上高原作业的崔强有些体力不支。  零下20多度的帕米尔高原,坐着不动都会难过,况且还得随时应对自然环境带来的突发状况,用力过猛或许接连作业都会让人心跳加快,喘不上气。  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副队长 蒋印祺:咱们现在这个路特别滑,并且路周围便是山崖,这个边防巡查路没有围栏,周围又没有保护措施,仍是比较风险的。  即便是120%的慎重当心,也难挡道面的润滑,车队又一次被逼停在了路上。厚达40厘米的冰面,锹和镐都砸不动。 咱们想到了自带的油镐,油镐公然不负众望成为开路先锋。可是,究竟自重40多斤,一个人很难长期操作,只能轮番换着来。  小一号的镐头让破冰功率提高了不少,接连凿了大约1个小时,冰面的滑和冰层的厚总算不再是问题。  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政委 朱毓姝:等一下让我缓一下。自然环境太恶劣了,你看咱们现在要把咱们一切的配备运进来,要阅历这么多的困难。  车队持续往更高的明铁盖达坂跋涉,“达坂”在维吾尔语里叫垭口,指的是山脊上呈马鞍状的狭隘的山口。  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副队长 蒋印祺:这次去的这几个达坂还和其他几个连队不相同,为什么?第一个由于这次这个路况比较差,第二个的确海拔比较高,几个达坂都是4300米以上,有一个达坂仍是4900米。所以咱们也是硬着头皮上来,由于咱们的这个雪深测量仪有必要要到有雪的时分才有效果。  正午1点,总算抵达明铁盖边防连的前哨,由于大雪封山,哨卡的官兵在11月底就撤走了,不过值得幸亏的是,目的地明铁盖达坂使命点就快到了。  政委:白雪皑皑的,连一只鸟都没有的当地,它(明铁盖达坂气候观测站)就像咱们的战友,咱们的亲兄弟相同站在这个当地,替咱们守着祖国。  刘文剑:战友你好!  政委:嗨,兄弟,咱们来了!  久别重逢的“战友”近在咫尺,一条冰河却横跨在中心,方才还激动振奋的朱政委开端忧愁。  刘文剑一向担任车队的头车司机,驾驭技能和经历都是队里公认的硬核,在几番实地勘察后,他终究开过冰河,车队也随之顺畅停靠在使命点脚下。但明铁盖达坂使命点方位高出路途300多米,要上去还得爬一个近60度的陡坡。  自2018年11月起,西部战区气候水文队先后赴中塔、中阿、中巴边境地区勘查,选址,建造了16个主动气候观测站和12个便携气候站,完成了每隔1分钟收集回传1次实时数据,西部战区联指、使命部队即可得到精准的气候实况,补偿了当时我国在此区域的气候信息空白。  现在,在祖国的西部边境已建造主动气候观测站16个,当地军民即可得到精准的气候实况。天寒地冻里,咱们升起了国旗,齐唱国歌,艳丽的国旗飘荡在高原上空。  队长:快春节了,祝你们整体在外执行使命的同志们新年快乐!  政委:咱们必定圆满完成使命,争夺提前归队! 【修改:黄钰涵】